险!六旬老人车祸后双眼青光眼,在爱尔成功手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0 青光眼 眼压 爱尔眼科 医院 重庆

  “今天高兴一点了。”黄婆婆这句话,冉大爷等了快两个月了。

  车祸导致严重眼伤

  面临眼睛失明风险

  黄婆婆家住重庆丰都,今年64岁。5月2日晚,黄婆婆和冉大爷在回家途中,过人行横道时被一辆疾驰的摩托车撞倒。黄婆婆头部受伤严重,受伤后立即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。车祸致黄婆婆颅脑骨折,随后进行了开颅手术。手术后,黄婆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直到5月底黄婆婆才逐渐苏醒过来。

  醒来后,黄婆婆的情况并不乐观。她的意识是清醒的,但是眼睛却无法睁开,并伴有疼痛感。“当时医生没有想到眼睛会出现其他问题,只当是她做了手术,还睡了这么久的反应,医生开了些止痛药之后,我们就出院回家了。”冉大爷说道。

  黄婆婆做青光眼手术时

  回家几天后,黄婆婆的眼睛依然睁不开,并且疼痛感越来越强烈。“当时疼到流眼泪,但流过眼泪眼睛又更疼。”黄婆婆回忆道。见此情况,冉大爷和家人们又带着黄婆婆去当地医院检查眼睛。

  “刚去查眼压时,右眼55.5mmHg,左眼查不到,后面连续3天左眼都测不出眼压。”冉大爷继续说:“当时医生考虑到是青光眼,但跟我说做青光眼手术至少得半年后,等头部恢复之后。”冉大爷去了解了一些关于青光眼的知识,考虑到青光眼的紧迫性,他思虑再三,“我们多方打听知道贺翔鸽院长是重庆市青光眼专业最厉害的教授。”冉大爷说道。

  于是,6月8日,他带着黄婆婆来到了重庆爱尔眼科医院(总院),并找到了贺翔鸽院长。

  这里有病痛

  也有温情

  到院后,冉大爷向贺院长说明了之前左眼测不出眼压的情况。经过一系列详细地检查,黄婆婆确诊为“双眼急性闭角型青光眼”。

  “我都不太想活了,活着太遭罪了。”黄婆婆看着窗外说道。冉大爷一直盯着黄婆婆,用自己的方式开导着她。与黄婆婆和冉大爷的交谈中,不乏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深。

  据了解,黄婆婆出车祸时,冉大爷腿部也受了伤,当时在重症病房住了20多天。冉大爷可以自行下床走路后,就一直为黄婆婆的事东奔西跑。采访结束后,冉大爷送我出病房时,他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,“只是还有一点肿而已,不碍事。”冉大爷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  “对症”难“下药”

  “对症下药”,“症”是已经确定了,那“药”自然就是关键。

  术前,医生发现黄婆婆对麻药不太敏感,加上双眼青光眼发作时间较长,炎症反应重,几次点表麻药后检查黄婆婆依然感到十分疼痛,很难配合相应的检查与治疗。“我们讨论过做全麻手术,但顾虑全麻对她的大脑会产生较大影响。”青光眼科的刘莹莹医生说道。

  为了手术能够安全、顺利地进行,贺翔鸽院长组织内科、麻醉科、医务部的医护人员集体讨论麻醉的方式。最终,医生们决定在局部麻醉,在安全用药的前提下,加用基础麻醉,程度的减轻黄婆婆手术中的疼痛。

  两次手术都在麻醉科,内科医生的密切监控下,成功地完成了手术。

  黄婆婆做青光眼手术时

  除此之外,黄婆婆的体质很特殊。“她对许多药物都过敏,2000年还因为吃了两颗呋喃,瘫了两年。”冉大爷说道。正因为黄婆婆有过许多药物过敏史,医生们在用药时更需谨慎,不同的药该怎么用、用多少都需要经过仔细考量。

  “从入院到手术结束,整个过程都很感谢贺院长,她让我们在每个阶段都能够做到心中有数。”冉大爷说。

  目前,黄婆婆双眼的手术都十分顺利,消极的心态也逐渐瓦解,脸上浮现出了笑容。“慢慢的会好的,不着急。”黄婆婆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微信关注aierhospital
爱眼护眼早知道
爱尔眼健康社区
扫码注册送积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