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第四届屈光手术国际论坛(IRSS)盛大举行

图片.png2024第四届屈光手术国际论坛在湖南长沙盛大举行

新的研究成果、前沿的技术革新、深刻的思想碰撞……5月10日—12日,由爱尔眼科医院集团主办、长沙爱尔眼科医院协办的2024第四届屈光手术国际论坛(IRSS 2024)在湖南长沙盛大举行。一时间,来自中、美、俄、法、韩、土耳其、爱尔兰等9个国家的近400名眼科行业专家、学者“湘”约聚首,共促屈光手术学科、临床、技术的高质量发展!
论坛以“近视手术 全球定制”为主题,涵盖国际视角等七大学术版块,聚焦个性化手术、ICL、全飞秒、PTK等屈光手术、老视矫正的新进展,学术报告达30余份……会间,Arthur B. Cummings、Ronald R. Krueger、Boris Malyugin、Cynthia J. Roberts等10余位国际知名专家,王雁、周行涛、李莹等众多国内专家和爱尔眼科医院专家集思广益,以开放的心态、严谨的态度和创新的精神,通过学术研究不断拓展屈光手术领域的知识边界,探索眼科未来的无限可能。
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论坛还成立了“爱尔全球屈光手术专家委员会”,发布了“爱尔国际屈光专科培训项目”和《2024中、欧国际近视手术白皮书》,并开设了ICL、全光塑、全飞秒手术国际基础培训班及高级培训班。旨在让参会者在新知识、新技术、新思想等方面获得切实的收获,共同促进屈光手术技术发展与创新,为广大近视患者提供更高水平、更前沿的诊疗技术和诊疗方式,真正实现共享全球眼科智慧!

爱尔全球屈光手术专家委员会成立

探索“视”界新篇章
这是一场集聚全球智慧,深入探讨屈光手术前沿进展与热门临床议题,共同勾勒眼科发展新蓝图的高规格、高层次、高水平国际学术盛会。爱尔眼科作为论坛主办方,受到了国内外嘉宾的一致好评。

图片.png中华医学会中华眼科杂志主任黄翊彬在会上致辞

“很荣幸自己能连续四届参加屈光手术国际论坛,每一届都让我有新感受、新收获、新启发。”中华医学会中华眼科杂志主任黄翊彬表示,近些年,随着长沙爱尔医学中心的成立,权威专家的接连加盟,爱尔眼科的学术硬实力正不断提升。而今,爱尔眼科的学术软实力也愈加彰显,不仅涌现出一批批优秀青年人才,不乏知名专家、学者,还发表了一系列学术研究成果。“以《中华眼科杂志》为例,在过去9个月里,爱尔眼科共投稿25篇学术论文,不仅数量可观,内容也优质,我希望爱尔眼科在今后能有更多、更好、更大的发展”。

图片.png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屈光分委会主任委员、天津市眼科医院院长王雁在会上致辞

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屈光分委会主任委员、天津市眼科医院院长王雁表示,我国每年约有200万人接受近视眼手术,其中,爱尔眼科的手术量占有很大比重,这无疑体现了患者对爱尔眼科的信赖。可贵的是,爱尔眼科非常注重屈光手术人才的培养和引进,建立了完善的培训体系,为屈光手术医生提供了全面的技能培训,贡献了大量有生力量。她希望,爱尔眼科今后能搭建更多学术平台,让专家学者在思想碰撞里,学术探究中共享、共赢,共促中国屈光手术的健康发展。

图片.png“爱尔全球屈光手术专家委员会”正式成立

全球屈光手术领域的发展,离不开人才培养、技术转化、科研合作“三驾马车”的合力驱动;也绝非靠一个国家、一家眼科医疗机构的“单兵作战”,就能实现。基于此,“爱尔全球屈光手术专家委员会”应运而生。
据了解,“爱尔全球屈光手术专家委员会”由来自全球各地的30位知名屈光专家组成。委员会的成员们将以全球视角关注屈光手术的整体情况,并对屈光手术领域中的诊断、评估、治疗、临床路径、学术研究、带教培训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给予指导性建议;为同行提供教育和帮助,发现并推动屈光手术领域发展的潜在机会;确保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在全球人才培养、技术转化和屈光手术领域研究合作方面愈加体系化,且始终保持高标准。
立足本土,面向世界。论坛上,“爱尔国际屈光专科培训项目”也面向全球正式发布。该项目由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屈光手术学组、国际交流与合作部联合开展,以屈光手术项目为切入点,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优秀的屈光人才加入其中,从而助力搭建屈光专科国际人才培训体系,提升中国眼科在国际眼科行业,尤其是屈光手术领域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。

荟聚全球前沿视野

共筑屈光“睛”彩未来
本次论坛,30余位讲者思维碰撞,风采卓然,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向海内外同仁展开交流与探讨,以专业严谨的态度相继作了七大版块的学术演讲。其中,屈光手术·国际视角,老视矫正、ICL的前沿进展和临床应用成为专家学者们关注的重点。

图片.pngArthur B. Cummings《屈光手术是一个独立的专科》(译)

论坛上,世界屈光手术及视觉科学学院创始人Arthur B. Cummings从做屈光手术的益处,受到的偏见和启发,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等方面全面、系统地阐明屈光手术是一个独立的学科。
“当前,全世界的屈光主治医生严重短缺,教学医院通常不提供屈光手术模拟培训,年轻医生在接受培训时没有接触过屈光手术……”对此,Arthur B. Cummings表示,屈光手术的医生教育是一项艰巨的任务。它不仅仅停留在学习书本知识,还要在学术交流、探讨、辩论中不断了解、熟悉、思考、掌握新的知识。未来,随着患者对屈光手术需求的不断变化,屈光手术技术和科技的不断发展,屈光手术医生亟需加强继续教育工作,不断学习专业知识,熟练运用前沿的屈光手术设备。

图片.png周行涛《SMILE与透镜保存修饰》

中华医学会激光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院长周行涛表示,SMILE来源的角膜基质透镜可用于远视、散光、近视、老视矫正,治疗圆锥角膜、角膜溃疡等诸多眼科疾病。为了加强其基础研究,医院团队建立了SMILE离体透镜光学参数的标准化检测方法,构建了水化稳态调控系统,通过离体构建激光重塑透镜的预测模型,在体验证重塑透镜植入后预测模型精准性,从而综合评价重塑透镜移植的疗效。“经临床研究发现,SMILE重塑透镜移植术后角膜透明,曲率变平,透镜平滑居中,这提示重塑透镜移植矫正近视安全、有效。”
周行涛指出,遵循可控的水化条件是构建离体重塑预测模型的前提,重塑透镜移植矫正高度近视安全有效且预测性仍需提升。

图片.png方学军《全光塑手术的临床应用》


“全光塑手术方式是基于Ray tracing原理的一种个性化手术方式。其利用光线寻迹方法测量眼球真实数据,构建三维立体仿真模型,并用其引导准分子激光角膜消融手术,矫正近视。”论坛上,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屈光手术学组副组长、爱尔眼科辽宁省区副总院长方学军分享了一份《全光塑多中心临床结果》,该研究来自6个中心,共263人(516眼)的临床数据分析。“根据多中心大数据资料显示,全光塑手术矫正中度近视及散光有良好的可预测性及有效性。”

图片.pngRonald R. Krueger《下一代个性化屈光手术前沿技术基于光线追踪引导LASIK的光学特性和结果》《老视矫正zui新进展》(译)

此次论坛,Truhlsen眼科研究所所长Ronald R. Krueger带来了两项学术研究成果:《下一代个性化屈光手术前沿技术基于光线追踪引导LASIK的光学特性和结果》和《老视矫正zui新进展》。

前者提到,对于使用Phorcides法的医生来说,TG-LASIK比FS-LASIK能让患者术后角膜形态更规则,视觉更清晰;而对于使用InnovEyes Sightmap的医生而言,患者术前检查更简便,RT-LASIK带来的视觉质量更高。未来,个性化LASIK将继续推动我们向超级视觉迈进;后者则提及激光巩膜睫状体转位术(LST)是一项很有前景的微创方法,它可用于恢复老花眼的视力,且不会使眼睛对比敏感度降低,不会产生夜视障碍和并发症,适用于大多数患者。

图片.png李莹《屈光手术遇到老视》

老花是一种由于年龄增长、眼部晶状体与睫状肌老化而产生的屈光不正,人人都可能发生
对此,北京协和医院眼科角膜屈光手术组组长、近视手术中心主任李莹强调,对于伴年龄相关性调节力下降的屈光不正人群,可根据其需求,经过严格筛选和评估,合理选择不同的设计方案进行规范化激光角膜屈光手术,以期有效提高该人群的术后视觉质量和满意度;对于40岁以上屈光不正患者,预留轻度近视的手术设计方案具有良好的矫正效果,使患者在摘掉远用眼镜同时,延缓佩戴近用老视眼镜的时间,为患者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便捷,从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满意度。

图片.png周进《EVO+ICL (V5)的临床应用》

“有研究表明,对于中高度近视,ICL手术的对比敏感度优于LASIK。另据较近的研究显示,ICL植入对低度近视和早期角膜圆锥眼的安全性,ICL适应症已扩大。”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屈光手术学组副组长、爱尔眼科四川省区副总院长周进在分享多项临床试验结果后认为,EVO+ICL(V5)和EVO+ICL(V4c)的视力和屈光效果相似,但EVO+ICL(V5)在减少夜视障碍方面可能具有优势。

图片.pngIk Hee Ryu《ICL手术与角膜激光手术术后角膜内皮细胞密度比较:一项观察期为3年的对照研究》(译)

此次论坛,韩国B&VIIT眼科中心院长Ik Hee Ryu分享了一项观察期长达3年,ICL手术与角膜激光手术术后角膜内皮细胞密度的对比研究。“我们通过对31名患者进行三年的随访发现,两种术式下的内皮细胞密度(ECD)下降率虽然没有明显的统计学差异,可细究仍能看到,有晶体眼人工晶体(Phakic IOL)组的下降速度略快,但在六角形细胞百分比(HEX)和细胞大小变异系数(CV)方面,有晶体眼人工晶体(Phakic IOL)组明显优于激光视力矫正(LCV)组 ”。

图片.png姚佩君《EVO ICL个性化定向植入研究》


“偏大的晶体矢高,宽大的睫状沟,偏小的睫状突,均可导致拱高(即ICL晶体后表面到眼睛晶状体前表面的垂直距离)过低。”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副主任姚佩君表示,通过基于UBM测量的EVO ICL个性化定向植入,医院团队对158人(310眼)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随访后发现,84%的术眼拱高在250-750um范围。这表明ICL个性化定向植入具有良好的旋转稳定性。

图片.png陈茜《睫状体形态对ICL尺寸的选择影响》


武汉爱尔眼科洪山医院屈光科主任陈茜在作题为《睫状体形态对ICL尺寸的选择影响》的学术报告时,分享了两项研究,并阐述研究的目的分别为观察睫状体形态和高拱高的关系,使用UBM分析ICL术后脚襻位置及影响因素。得出结论:UBM是ICL手术不可或缺的检查;使用睫状状形态及ICA来计算ICL尺寸可以提高准确率。

图片.png

图片.png


图片.png

图片.png

讲者们在论坛上思维碰撞,风采卓然



《中、欧国际近视手术大数据白皮书2.0》发布

近视手术量三年增长28%
“近视手术量三年增长28%”“中国近视手术人群平均年龄较欧洲年轻8岁”……本次论坛,爱尔眼科还联合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健康传播与促进专项基金、新华社与中南大学爱尔眼科研究院、爱尔数字眼科研究所重磅发布了《中、欧国际近视手术大数据白皮书2.0》(以下简称《白皮书》)。

图片.png王铮《中、欧国际近视手术大数据白皮书2.0》

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屈光手术学组组长、爱尔眼科广东省区总院长王铮介绍,《白皮书》基于2021-2023年间,涵盖中国、西班牙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意大利等5个国家,年龄跨度18-85岁,共110多万名患者、超219万眼的近视手术数据进行分析。
《白皮书》显示,过去三年中,爱尔眼科在中、欧的近视手术量持续上升,2023年的手术量相比2021年增长了28%。从年龄分布上看,中国的近视手术人群平均年龄为24.7岁,以20岁以下人群为主;欧洲的近视手术人群平均年龄为32.8岁,以25-29岁职场人士为主。
据了解,《白皮书》是继2021、2022年在国内相继发布《国人近视手术白皮书》、《2022中、欧近视手术白皮书》之后,爱尔眼科第三次发布近视手术大数据报告。“我们发布多份近视手术大数据报告,不仅为潜在的近视手术人群提供信息支持,也希望能提高公众对近视手术效果和安全性的认识。”王铮强调。
IRSS作为屈光手术领域规模较大、规格较高的学术会议之一。论坛不仅广邀专家学者交流临床难点、热点问题,探讨科研前沿进展,还开设有专家辩论赛,ICL、全光塑、全飞秒手术国际基础培训班及高级培训班等一系列精彩纷呈、干货满满的活动。

图片.png专家辩论赛

图片.pngIRSS战略合作伙伴代表合影

图片.png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全球总裁李力在会上致辞

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全球总裁李力表示,爱尔眼科作为规模覆盖全球的眼科医疗集团,过去22年来,始终在屈光手术领域里砥砺深耕:从早先开展飞秒激光近视手术,到推动全飞秒技术覆盖全国;从引领ICL手术在高度近视矫正的发展,再到推出“飞秒ICL手术”;从打造“精雕近视手术”到推出“睛新”老花矫正手术,从实施新一代EVO+ICL V5晶体植入手术到全面引入“全光塑”术式,爱尔眼科正在引领屈光手术行业迈向“高清视觉 全程定制”的个性化手术时代。
近年来,爱尔眼科更是在学术科研、技术创新、质量规范、人才培养、患者服务等方面取得了显著发展——相继发布近视手术大数据报告,发布老花手术专家共识,推动高度近视门诊、尝试多学科融合,致力于减少由高度近视导致的视觉损伤,为行业发展作出了爱尔的探索与贡献。
未来,爱尔眼科将围绕强基层、树高度、促融合的战略发展规划,推动全国医疗网络遍布城乡县域。同时,进一步深化共享全球眼科智慧的战略部署,时刻保持国际视野、聚焦前沿、技术创新,积极推动屈光手术领域的研究成果落地转化,真正在临床技术、学术科研等多个维度实现国内、国际双向赋能,为中国乃至全球屈光手术水平的提升贡献“爱尔智慧”,为人类眼科学和视觉科学的发展贡献“爱尔力量”。


相关投稿: